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民众为何长途上班也不愿“住房对换”?

  许多人之所以选择长途奔波上班,也不换房,问题的症结倒不是出在缺少“政策鼓励”上,而是因为,在城市单一功能分区的发展模式下,换房往往是难以完成的任务。
  6月23日,北京市社科院发布的一份报告建议,通过政策优惠鼓励居民之间住房对换和多方置换,从而消除长途奔波上班的现象,减少能源消耗、大气污染、交通拥挤。
  此论引起不少争议。许多人将报告提到的鼓励换房,与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的城市换房潮联系在一起,那时候同样是为了解决远距离上班问题,政府用政策鼓励民众互换房屋。
  不过,那时候之所以要政府主导换房,主要是因为那时候民众大多居住于公产房屋和单位自管产的房屋,由于没有个人产权,所以不得不采取换房的折中办法。但现在则不同,经历了房改以及大规模商品房开发,大部分人都已居者有其屋,如果真要是为工作方便,卖房其实并不困难。
  许多人之所以选择长途奔波上班,也不换房,问题的症结倒不是出在缺少“政策鼓励”上,而是因为,在城市单一功能分区的发展模式下,换房往往是难以完成的任务。
  举个例子,如果让住在天通苑的人,把房子都换到CBD附近,高额的房价差大多数人承担不起,即便能换,也没那么多房子可换。
  我们现在城市单一功能分区的规划模式下,住宅的街区和工作街区处于分离状态,类似CBD(中央商务区)的模式在许多城市都很流行。但是,在国外,这样的模式早已受到批判。美国学者雅各布斯在其著作《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》就提到,在办公楼群云集的下曼哈顿地区,所能提供的服务却极为有限。整个地区人流集中于白天工作时间内,一到晚上和周末,整个地区死一般寂静。为此,公司一家一家离开,迁移到曼哈顿中心区于城外之间的中间地带。
  而在中国,单一功能分区的城市规划模式下,其实也有类似曼哈顿的问题。一些办公楼云集的中心区域,一到周末就非常荒凉。当然,最为重要的问题还是这类商业区域地价房价畸高,人们长途奔波上班,造成巨大交通压力。
  雅各布斯极为推崇城市街区实现混合用途的发展,每一块城市区域既有工作居住,也有文化娱乐等多重功能,这样的城市“多样性”规划思维值得我们借鉴。如果写字楼等工作区域不是高度集中,而是散落于每块城市区域,民众“换房”,以实现就近上班很容易成为可能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: 民众 长途 住房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热销楼盘

新房单价区域

最新租售信息

二手房 租房

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